一根一根,一刀一刀,慢慢刺入,然后血流成河……

这样,就算是他不拿起报纸,也能看到重点新闻。

今天的一切,都太反常。

就连摆上桌的早饭都与往常不同,往常是莫小阮熬的懦懦的杂粮粥,一碟鸡蛋饼,外加几个包子,不管他吃不吃,刮风下雨,她都会这么做,她说,这些东西对胃口好。

可今天桌上却是黄油和面包,外加一杯热巧克力。

苏哲宇再次皱眉。

一根一根,一刀一刀,慢慢刺入,然后血流成河……

他从不过问那女人的消息,可是这次他没忍住,问菲佣,“太太呢?”

菲佣言辞闪躲,好半天才说,“太太她……走了……”

“走了?”

苏哲宇眉头皱成了“川”字,“走了是什么意思?回莫家了?”

莫小阮总是会回娘家看她哥哥,她哥哥因为那场车祸失去了两条腿,已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了。

菲佣却摇头,顺势递给苏哲宇一封信,小心翼翼地说,“太太留给您的,她说让我等您问起她的时候再给您……”

苏哲宇缩着眉心接过那封信。

信很薄,几乎没有任何重量,上面没有封口。

他很快从信封里掏出一张纸,素白的纸,就像昨晚莫小阮的脸色一样。

上面只写了几行字,“苏哲宇,你要的东西,我统统会还给你,给我几个月时长,我会把欠你的都还给你,保重……”

苏哲宇看过信后,只是冷哼了一声道,“又作秀……”

他将那张白纸随手丢进垃圾桶里,利落,干净。

菲佣却觉得难过极了。

她嘴唇翕合,好半天才说,“先生,太太走的很着急,她说,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……”

“您……真的不去找找她吗?”

苏哲宇冷笑。

这个女人可真是会玩,要自导自演一场离家出走的戏码吗?以为他会去找她?那她可真是打错了算盘,他那么厌恶她,又怎么会去找她?

苏哲宇喝了一口热巧克力,语气冷淡道,“以后我和太太的事情你们不许插嘴。”

吃过了早饭,苏哲宇去上班。

对于莫小阮离开的事情,他仿佛一点点都不关心。

在他看来,这只是一场作秀罢了……

一场无关紧要的作秀罢了……

…………

但对莫小阮来说,这并不是一场作秀。

她真的累了。

一根一根,一刀一刀,慢慢刺入,然后血流成河……

真的再也撑不下去了。

所有的力气都全部因为这一场求而不得的爱情而消弭殆尽。

她伤痕累累,而他,厌倦至极。

她欠下的,不就是一对眼角膜吗?那好,她还给他就是了。

还给他,从此以后,便也两不相欠了。

一家私人医疗研究所里,莫小阮手里紧紧拿着一支黑色的签字笔,她低着头,脸上的表情很哀伤。

面前坐的人是她的私人医生程家明。

这五年里,她身心俱疲,因此常常需要来看医生,尤其是心理方面……

她总觉得,她时刻处于一种奔溃绝望的境地……

陈佳明是海龟博士,虽然才三十一岁,但医术很精湛。

陈佳明很认真地看着莫小阮,再三确认,“小阮,你确定你要这么做?你确定你要活体捐赠眼角膜?你知道的,这在法律上其实是不允许的,你说,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?”

莫小阮的面前,是一份眼角膜捐赠书,而且她的要求很特殊,她要求活体捐赠。

要知道,这世上几乎没有人会去做活体捐赠的。

谁愿意牺牲自己的光明,去成全别人?

很少有人会这么做。

但莫小阮要做。

她唇角染着几分悲戚,语气淡淡道,“对,我已经决定好了,我要做捐赠。”

“可是,这样你会失明的……哎……你一定要想好,我知道我劝不住你,但你愿意失明吗?失明了,你就什么都看不到了……”

“十八岁那年我就已经失明了,这五年光明,不过是我借来的罢了,现在,我也该还了……”

莫小阮凄楚一笑,没有犹豫,她将自己的名字重重签署在了捐赠协议上。

“莫小阮。”三个字,耗尽了她所有力气。

白纸黑字,落笔无悔……

她想,这样她就再也不欠苏哲宇什么了。

一根一根,一刀一刀,慢慢刺入,然后血流成河……

他娶她是因为一对眼a角膜,他厌恶她也是因为这对眼角膜,没有了它,他们之间便再也没有牵扯了……

如果有一天他们还能再见面,不……她再也不会见到他了,永远也不会……

那天傍晚,天边像是烧着了一把火一样,通红通红的。

莫小阮就那么站在二十五楼的顶层,静静看着那一片红,像是要把这一瞬间定格一样……

那天之后,莫小阮真的消失了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这个世上,仿佛她从未来过一样。

苏哲宇的日子照常过着。

只是,早上床头再也不会出现哪些搭配的整整齐齐的衣服,盥洗室里,再也不会出现挤好的牙膏,倒好的漱口水,餐桌上,也不会出现一碟一碟的热包子,不会出现折叠好的报纸……

除了这些,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。

对苏哲宇来说,那些原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东西,那些只是莫小阮想要赎罪,做的无用功罢了,他不需要……

没有了这些东西,日子反而更加简单。

第三天,苏哲宇在办公室看文件,忽然有律师来找他。

来的是律师是莫小阮的私人律师,委托人正是莫小阮。

律师只是很简单地递给苏哲宇一份离婚协议书,协议书上写的很清楚,婚后财产,全部都归苏哲宇所有,莫小阮,净身出户,她什么都不要。

但唯有一个要求,十个月后,她要苏哲宇必须无条件见她一面,她有重要的东西要还给他,如果他做不到这一点,那么这份离婚协议书将无法生效。

莫小阮已经签了名字。

苏哲宇看着这份离婚协议书,脸上的表情拨动很小,他向来对莫小阮冷酷。

这个女人,居然不要财产?

至于十个月后要他去见她一面,这又是什么意图?

苏哲宇眼神里的淡漠很刺人。

拿起笔,没有犹豫,他签下了名字。

当初结婚的时候,莫小阮家里陪嫁了莫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现在,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他的了……

篇幅有限,想看更多续文,可私信数字07

私信方式看下图

一根一根,一刀一刀,慢慢刺入,然后血流成河……




特别推荐

苏家三小姐在家里,她的容貌不错,只是天生带有一股娇柔的美,苏家老夫人和其父母因此一向都有些格外的偏爱她。

苏家三小姐本人也自认为聪明能干又精明,对下面的妹妹们,她只要稍稍占了一些理,就是想怎么训导就怎么来。

她反正是大的,妹妹们反正年纪小,正是要受她教导的人群。

苏青芷在家里面,一向是对她敬而远之。再说,有苏青葙在,也轮不到她来管束苏青芷。

苏家二小姐在这一方面比她做得好,在面对妹妹们显示的有几分亲和力。

其实家里大约也只有大人们觉得苏家三小姐体弱娇柔,需要处处照顾一二。

别的人,早早的明白,苏家三小姐遇事不顺的时候,她就装出生病的模样。

果然苏家三小姐气过之后,她面色苍白起来,有些无力的说道:“小九,都怨三姐误会了你。”

苏青芷瞧着她轻轻叹气后,说:“三姐,我们没有误会啊。”

苏家二小姐差点在人前抚额头,经过那一场丫头们直接上场动手之后,她再也不认为这个妹妹是娇柔的性子。

她瞧着苏青芷那种大人容忍小孩子的神色,她的面上就有些忍俊不禁的笑意。

她在一旁笑着说:“芸妹,只是随意说说话而已。

你别一脸严肃的神情,我瞧着妹妹们都是讲规矩的人。”

苏青芷只觉得两个堂姐姐都不是省油的灯,先前二堂姐会让人寻上门来挑事,大约也是因为她太过小瞧三堂姐是那般行事爽利的性子。

苏家三小姐含泪委屈的小模样,实在是让人心生怜惜不已。

苏家老夫人的目光往这边瞧过来,苏家二夫人笑着跟她说:“母亲,这里太挤了,就由着他们年轻人在寺里去转一转。”

苏家老夫人的心思转了回去,问:“人,齐了吗?”

苏家二夫人的眼光扫了扫,笑着说:“差不多了,就是有后到的人,老大也会在寺门口等着。”

苏家老夫人这时笑着开口对孙子孙女说:“你们去外面转一转,可不许单独出去,要结伴同行。”

苏青芷轻吐一口气,她宁愿去寺门口寻苏丰道,也不想在这里瞧着一家人暗地里争风头踩别人。

苏家二小姐一样是轻舒一口气,她瞧一瞧自家嫡亲的妹子,冲着她们点头示意后,笑着跟苏青芷说:“小九,你就跟在我的身边吧。”

苏青芷瞧着苏家三小姐瞪过来的眼神,她可不想表现出站边的样子。

她笑着跟她说:“多谢二姐姐,只是来的时候,母亲交待我,要我跟在哥哥的身边。”

苏家老夫人的目光落在苏家三小姐的身上,她冲她招手过去,问:“小三,你出去赏一赏景,你别走得太远了。”

苏家老夫人是担心娇柔的孙女身子问题,她认为上次的争执,两个孙女无错,错的是下面的人。

苏家二小姐是拼力保了身边的人,只是还是只能留下两个小丫头在身边,大丫头们只能瞧着她们分到洗衣房去。

那一日,事发之后,苏家三小姐在苏家老夫人面前哭泣了好半会,她不诉委曲,只说对不起苏家二小姐待她的一番姐妹情意。

而苏家老夫人纵然是怜惜她,也容不得她身边有主动挑衅的丫头们存在,自然让唐氏全打发出去。

唐氏大约知道实情,只是这样的事情,她也不会去跟苏家老夫人说什么,打发丫头们的时睺,她说的明白,她是遵从各房意思转一道手。

唐氏一向不会做那种极恶心人的事情,苏家三小姐还是去她面前求过情,唐氏是一脸她也不得不顺从苏家老夫人的神情。

事后,唐氏跟常顺娘说:“老二家的小二,还是有福气的孩子。如果这样的一个妹妹继续跟在她的身边,将来不知要惹下多少的事。

如今这么一闹,再亲近的姐妹情意,也余不了多少。”

不管如何,二房一样是嫡亲弟弟,唐氏在大面上公正,心里面还是偏向二房。

何况这一次二房为了忠心的丫头们,她们母女还是尽了全力保全了人。

而不是象三房一样,苏家三夫人迁怒与苏家三小姐身边丫头不争气,执意要全部打分出去。

而苏家三小姐在苏家老夫人面前流了快一脸盘的泪水,最终也没有说一句要保全丫头们的话。

唐氏听到消息之后,只庆幸自家的女儿,跟堂姐妹都不太亲近。

日后,多少能免了一些姐妹之间太过亲近,在有些方面的互相干涉。

苏家的姐妹们对苏家老夫人偏爱苏家三小姐的事实,大家都有些视若无睹,

毕竟大家心里面都明白,不管苏家三小姐如何的娇柔如雨打过后的小花,她在苏家老夫人心里的地位,都抵不过苏青葙。

苏青葙那才是苏家老夫人嫡亲的孙女,大家心里面都明白,苏家老夫人将来给孙女们添妆,也只会给嫡孙女们添陪嫁之物,而别的孙女们只会是一些意思。

苏家二小姐正是心里面明白这些事情,在苏家老夫人面前表现得随意,也不在意苏家三小姐时不时抢她的风头。

苏家老夫人对内外还是心里有数,就是对苏青芷能关心的地方,她也会在暗处关心一二。

苏青芷身子骨不是特别好,苏家老夫人跟她说,她自已院子里的事情,最好自已动手去整理。

苏青芷的心里自然是明白苏家老夫人这样做,才是真正的待她好。

苏家三小姐三番两次生病,苏家老夫人也只是吩咐苏家三夫人多给她备下几个贴心的丫头。

老人家,绝对不会跟苏家三小姐说,你要多做事,这样你的身子会好起来。

这几年,苏青芷院子里大丫头来来去去,苏家的人,一样不敢太过小瞧苏青芷,就是因为有心眼的人,皆知道苏家老夫人和唐氏的心里面,还是有苏青芷。

大家往外面走,苏家三小姐一脸动容神情跟苏家老夫人说:“祖母,我留下来陪你。”

苏家老夫人笑了起来,说:“走吧,一会,有你伯母和母亲陪着我出去转,我现在歇一歇。”

苏家三小姐最后依依不舍的走了,苏家三夫人感叹的跟苏家老夫人说:“母亲,小三的心里面,最重视祖母。”

苏家二夫人在一旁轻轻的笑着说:“母亲一向慈爱,孩子们的心里都有祖母。”。 苏青芷跟着堂姐妹们出了门,在门口遇见大堂兄一行人,她停了脚步。

山寺,熙熙攘攘的人流中,苏丰道一眼瞧见候在门侧处的苏青芷,他跟她说:“妹,在门口等我一会。”

苏青芷轻快的点了点头,和堂姐妹们相比较,她是相信嫡亲兄长的话。

苏家二小姐再一次寻问了苏青芷之后,她领着人顺着人流方向往内里进去。

苏丰道很快的跑了出来,他见到等候在门口的苏青芷,他轻舒一口气。

他跟苏青芷说:“我们在外面等一等大堂兄,一会,你就跟在我的身边。”

苏青芷瞧着他笑了笑,苏家大少爷苏丰格虽说只有十三岁,可是为人处事却稳妥不已。

苏青芷一向觉得苏家二老爷的夫妻关系,大约是苏家最好的一对夫妻,尽管二房一样的有妾,却没有听说过有庶子女。

苏家长房和二房生子的时长非常的接近,只是一个生了儿子一个生了女儿而已。

苏青芷对这时代的夫妻关系,觉得一般的情况下,相敬如宾就是最好的关系。

苏丰格很快的出来了,他瞧着弟弟们很是自在的随手一摆,有两人结伴就可以同行。

苏丰道立时扯着苏青芷往转边道上转去,他跟苏青芷说:“来时,姐姐跟你说,山寺的腊梅花最好看。”

苏青芷笑着轻点头,有一个地方可以去,有美景可以看,她不介意往远走一些。

只是寺里走到哪里,哪里都是人山人海。

顺着人潮走到赏花之处,他们前面是人头和肩膀。

苏丰道只有拖着苏青芷往人少的地方挤去,可惜寺里就是人少的地方,瞧上去也是三五步就立一人。

兄妹两人最后惋惜的面面相觑一会后,苏丰道感叹起来说:“下一次,我们挑一个人少的日子来。”

旁边有人听见苏丰道的话,笑着接话说:“苏师弟,这个寺里就从来没有人少的日子。”

苏丰道和苏青芷同时转头瞧见,苏丰道瞧了片刻之后,他笑了起来,说:“高师兄好。”

高师兄的个子很高,他年纪也有十八九岁的样子,只是他独自一人站在这里。

苏丰道有些好奇的问:“高师兄,你也是来赏花的?”

高师兄轻摇头说:“我陪妻子和孩子们来赏花,她们跟许多女人挤在一处,我不方便,就站在此处等人。”

苏青芷转头瞧过去,是一堆女人和孩子围在一棵腊梅树下,仿佛一个个抬头数着腊梅花朵一样。

苏丰道瞧着那堆人,他问苏青芷说:“妹妹,你要不要过去闻一闻花香味?”

苏青芷轻轻的摇了摇头,说:“人,这么多,我站在这里,还能闻到香味。挤过去,大约只能闻到各家的烟火味道。”

Write a Reply or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