卵子再生真的违背科学吗?有0.00001%的可能性是真的吗?

大家应该还记得,当初熟鸡蛋孵小鸡的郭萍女士吧。

有人提问,,郭校长让熟鸡蛋返生孵出小鸡,是不是有那么0.0000000000000000001%的可能性是真的?

但我要说,如果的确是真的。

那么郭校长至少在分子生物学、细胞生物学、生物化学、甚至物理学上,诞生几十上百个前所未有的科研成果。

再加上还能任意剪切重构各类大小有机分子,且完美的复原。仅凭郭校长一人,就可以开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:

  • 癌症不再是绝症,只需要靶向解构癌细胞蛋白成分就可以了。
  • 各类病毒、细菌、寄生虫也不再是人类的威胁。
  • 端粒延长,恢复染色体、细胞活性、不仅可以重返青春、还能永生不死。
  • 死了的人不甘心,也不再需要进行人体冷冻了,不小心死了,直接复活不就好了。
  • 发生意外,人缺胳膊少腿、少器官也没事儿,随便一个体细胞就可以培养了。
  • 还可以运用到生育、农业、畜牧、动保等各个领域。
  • 当然如果某漂亮国有这样的技术,生化武器也免不了了。例如,制造出特殊病毒……

郭校长很快从大众的视野中消失,她的能力也成为了国家的核心机密。

诺贝尔奖委员会全体人员,想要找到郭校长,求着她收下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。

鸡蛋返生究竟科学不科学?

其实他还真不违背科学。

早在2015年,就有科学家把“熟鸡蛋变成了生鸡蛋”。

2015年1月的一篇论文中,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和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了“熟蛋返生”的实验过程。

煮熟的鸡蛋,加入尿素就可以让交联的蛋白质分子被打散,从宏观上就从固体变成了液体。

当然,把熟鸡蛋液化,具体“返生”还很远,需要一个十分关键的步骤:放于涡旋装置中,进项每分钟5000转的速度转5分钟。

这个过程,进一步切断紧密缠绕的蛋白质分子链,并使一部分蛋白质发生了正常的重构。

例如,其中一种蛋白质的结构复原了85%。

虽然这距离真正的“熟鸡蛋饭生”还差很远,但却具有深刻的意义。

如果相关的技术成熟,在未来有望对癌症进行靶向治疗,可超过1600亿美元的价值。

而郭校长呢?

“熟鸡蛋彻底返生”的过程,只用了短短30个字:

方法是——超心理意识能量。

当初事情发酵之时,郭校长很硬气地回应:

我一句话就告诉你——时光倒流,最通俗易懂的就是只能这样子。

甚至还扬言,她的课程未来回去中科院授牌。

结果「中科院之声」回了一个字:

但凡她有点“大师”们的能耐,完全可以这样解释嘛:

  • 学生们已经完成了100%的超级心脑开发,在对熟鸡蛋进行实验时,他们以超心理能量为媒介,激发出了超能脑电波,从而与宇宙能量达成了共鸣。
  • 这个过程产生的特殊粒子,辐射出一份份的量子能量,直接影响了鸡蛋中的蛋白质、多肽、氨基酸、核酸等的分子运动。
  • 通过控制心脑能量,就可以达到控制精细控制各类有机分子运动的效果,最终对蛋白质、遗传物质等进行了完美的重构,恢复到了能孵化的状态。

只可惜郭校长比那些大师们差远了,也就只有带着小学生哄家长骗学费的本事。

从科学角度来说,“鸡蛋饭生孵小鸡”究竟有多难呢?

这就不得不先说蛋白质的结构了。

蛋白质有着四级结构

一级结构又被称为初级结构(primary structure),包括氨基酸种类,数目,以及序列。

不同的氨基酸,通过α-氨基与α-羟基间的脱水结合,形成肽键。

  • 肽键是刚性的平面(如上图)。

随着更多氨基酸的结合,组合成多肽,则会发生折叠,从而形成二级结构(secondary structure),也即次级结构。

由于肽键是刚性的,所以不能随便折叠,而是有规律地盘绕折叠。

  • α-螺旋结构和β-折叠结构,是通过氢键维持的最基本二级结构。

一级结构中,只需要氨基酸发生一丁点的改变,就能改变二级结构,从而影响整个蛋白质的功能。

  • 例如,镰形细胞贫血症,可以仅仅只是血红蛋白中一个特定氨基酸的改变而导致。

某些蛋白质分子中,甚至还可能形成超二级结构,也即二级结构聚集体,甚至形成介于二级和三级之间的结构域。随着多肽链的增长,就会进一步折叠卷曲,形成复杂球状分子结构,这便是三级结构((tertiary structure))。

  • 三级结构通常十分紧密,内部空间往往只能容纳极少的水分子。

随着数条独立的三级结构,再通过非共价键的方式相互连接,最终形成的聚合体,便是四级结构(quaternary structure)。

一个蛋白质分子的典型结构是这样的:

蛋白质,受热发生变性时,蛋白质结构会发生解体。

一开始仅仅是非共价键断裂(前提是温度一点点提升),原本具有复杂空间结构的蛋白质,变成一条带着均匀负电荷的线性分子:

随着进一步加热,蛋白质还可能分解成多肽和氨基酸,并最终发生交联凝固,形成不可逆的网状结构。在宏观上,也就变成了固体。

其实,关于蛋白质复性的研究,并不在少数。

  • 知网上关于蛋白质复性关键词的论文有着1399条结果。

在自然状态下,蛋白质都拥有一定的复性能力。

  • 例如,加热到80~90℃时,胃蛋白酶会失去溶解性和消化蛋白质的能力,但如果把温度再降低到37℃,则又可以完全恢复活性。

但是,当蛋白质破坏达到一定的程度,就不会再自然恢复活性。

按照人类当前掌握的技术,凡是一级结构破坏的,无一例外,都不能复性。

也就是说二、三、四级结构破坏了,还能通过各种方式让蛋白质再次重构。但如果氨基酸错误了或缺失了,那基本就无能为力了。毕竟哪怕一个氨基酸的错误,也可能导致整个蛋白质的失活。

即便我们不谈脂肪和糖类,只看蛋白质,难度也是无法想象的。

一颗鸡蛋大约有6-7克的蛋白质。

氨基酸的平均相对质量是128,那么,一颗鸡蛋大约有0.05mol的氨基酸,约:

3×10^22个。

哪怕出问题的氨基酸只有一百万分之一

那么也有3×10^16个,也即3亿亿个。

哪怕平均每1秒钟完美恢复一个,也需要9.5亿年的时间。

即便1秒钟能控制1万个分子恢复,也需要近10万年的时间。

总不能为了让一颗鸡蛋返生孵小鸡,做实验做到天荒地老吧?

……

超出了认知范围或者空间限制的,当然是可能存在的。

但让熟鸡蛋饭生孵小鸡仅仅靠人的意识,概率可能是:

0.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…………00000000001%

为什么概率不是0?

毕竟人作为有质量、有温度的物体,引力和热辐射对鸡蛋必然有影响,影响到鸡蛋分子的热运动。

那么,人类意识让熟鸡蛋返生孵小鸡的概率至少大于普朗克时间/庞加莱回归时间嘛。

Write a Reply or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