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30年的精心雕刻,他能在鸡蛋上钻12个小圆孔

编者按:

他们是平凡的劳动者,没有惊天动地的成绩,没有可歌可泣的事迹。他们的理想不算远大,却十分珍惜当下。他们用双手创造的属于自己的幸福,便是他们的勋章。

时代闪亮,是因凡人有光。

五一国际劳动节期间,多彩贵州网推出系列报道,向每一位平凡的劳动者致敬!

你能想象吗?在生鸡蛋上钻出12个小圆孔,不仅鸡蛋壳没有裂缝,连蛋壳下那层薄如蝉翼的膜都安然无恙。

很多人会说:“这怎么可能?”但是,陈斌做到了。

陈斌是贵州航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机加车间钳工组组长、特级技师。

“在鸡蛋壳上钻孔,是因为有很多细枝末节的零部件需要手工操作,这样能帮我找准手感。”陈斌说。

1991年7月,陈斌从遵义航天技工学校钳工专业毕业后,带着梦想和希望进入公司。刚步入工作岗位,精益求精的老师傅们就给他上了一课。

陈斌用钻头在鸡蛋上打孔

钳工是机械制造业中最古老的金属加工技术,不适合或机械方法无法解决的加工可由钳工完成。因此,如果没有极强的专注力、极强的体力和“手感”,就不可能在钻床上缓慢而细致地工作,也生产不出精致的高精度零件,而且钳工钻孔的孔距必须控制在0.02毫米内。

老师傅们的工作态度让陈斌深受触动,但要把技术练得炉火纯青绝非易事。

怎样才能找准手感?工作最初几年时间里,陈斌每天埋头于工作台前锯、锉、量,钻研“毫厘”之间的学问,用坏的锉刀近50把。

一次,陈斌在网上找视频补充自己关于钳工的课外知识时,看到有人在鸡蛋上钻孔,“我只是想练习,我能做别人能做的事。”

他从食堂买来鸡蛋练习。钻头必须锋利,升降必须准确,钻削必须平稳。这些基本要求看似简单,但却很难做到。但他仅花了两天时间,试验了十几个鸡蛋,便成功了。

但陈斌对精度非常“贪心”,他曾在一个鸡蛋上钻了12个孔,蛋壳厚度为0.35毫米,鸡蛋内膜厚度为0.02毫米,每个孔的直径为8毫米,蛋膜不破,蛋清不溢。正是凭借这一精湛的手艺,他破解了一道又一道技术难题。

航天技术迭代快,新需求新产品层出不穷,挑战接踵而至。有一年,公司接到某型号产品的加工任务,这是个钛合金异形内腔件,关键部位只有一张A4纸的厚度,加工难度极高,很多人都觉得不可能完成。陈斌走路、吃饭甚至睡前都在琢磨这个难题,终于首创了精密研抛加工方法,完成了任务。

陈斌在操作台前指导同事

“对师傅的印象,我觉得用‘雷厉风行、精益求精、别出心裁’这几个词语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。”陈斌的徒弟马明星这样评价道。

刚认识师傅时,马明星感觉他做什么事都是火急火燎的,和他一起办事时,小跑才能跟上步伐。培训的时候,他常常站在徒弟们身后指点、催促,即使大家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可他还是不满意。

“师傅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每当遇到问题一定要找到最优方案才罢休。”马明星说,师傅非常喜欢创新、集思广益,每当一起讨论完一个问题,第二天他都会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方案,所以他自身也持有多项国家专利。

陈斌虽然是70后,但他有一些年轻人很少有的“质”。他可以坐在钻床前,整天耐心工作,孔径精度达到0.01毫米。“我不认为钳工是一个很无聊的职业,我觉得每一次工作,就像一场赛跑,都在为精确的速度而战。”

本网记者:杨婧

一审:曹轶

二审:林萌

三审:彭奇伟

Write a Reply or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