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微型小说:鸡蛋

1976年的初春,放午学的牛娃,手里握着黑不溜秋的窝头,一点一点啃着,桌上连块咸菜都没有。

“咯咯哒,咯咯哒……”家里仅有的那只老母鸡,唱着歌从窝里蹦出来,脸红红的围着门前转。牛娃跑到鸡窝前,一眼看到了那个白里透红红里泛白的鸡蛋,他连咽了几口口水,拿到手里看了又看,瞅了又瞅。

一连两天,娘从田里忙完回来,高兴地来到鸡窝前,然而都扑了空,不由得摇起头来。晚上爹问牛娃:“是不是偷吃了鸡蛋?”“没有!”牛娃连连摆手说。第三天鸡窝里依然空着,爹的脸拉得老长,一把揪过牛娃的耳朵:“老实告诉我,这几天的鸡蛋,是不是让你偷吃了?!”

牛娃本不承认,但爹说:“早上出门前,特意摸了摸鸡屁股,蛋都堵腚门了,咋会不下?”

牛娃见赖不掉,只好哭着说:“爹,鸡蛋是我吃了,我错了。”爹看到牛娃眼里吧嗒吧嗒地掉眼泪,心疼地松开手:“你咋那么嘴馋,知不知道,爹攒它是有大用的!

乡下的夜晚比城里显得安静,月亮也比城里的亮。牛娃再次来到老师的寝室外,屋里有人说话:“江老师,俺听说您身体不好,早想过来看看,可又没啥能拿出手的,这不家里喂的一只老母鸡,过了年又开始下蛋了,本来俺想攒够十个再来看您的,可让孩子偷吃了,只好先拿九个过来,江老师,别嫌少……”

江老师从床上爬起来,瘦弱的身躯有些摇晃:“老哥,您错怪孩子了,他没偷吃鸡蛋,拿这来了!”

Write a Reply or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