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蛋黄

我们小学时候有门课叫劳技课,教做手工,比如找一堆碎布,缝连个什么玩具;或者把用完的草稿纸撕下来,卷成棍,用胶水粘搭出一个房子,尽情发挥想象,置上些家具什么,不想费事的,直接串成门帘也行,之类。

还有户外活动,学校花坛每班分一小块,专门种向日葵、种菜,大部分时候是在除草和换新的作物,那么一小块地,可想而知,根本不够除不够种的,拿小锄头的同学在上面三挖两不挖,其他同学百无聊赖,只得不情不愿地打扫卫生兼晒太阳。

最好玩、而参与性又最高的,是教做菜。不是炒菜火锅什么的,而是腌鸡蛋、做泡菜。

泡菜泡怎么样不怎么记得了,腌鸡蛋可是印象深刻。因为最后是要大家统一拿到教室,比拼谁腌的蛋黄最油。结果,很多同学拿不出来,或者只剩一个两个,还有些明显拿的就是刚煮好的鸡蛋,没腌过的,凑数用,因为要求腌制的是10个。看到大家都一样不成功,就放心多了,一起愉快地煮来吃吧吃吧,咸也顾不上了。

当然,也有全面发展门门优秀的同学,真的就跟老师腌出来的一模一样,那蛋黄恨不能流油,沙乎乎的,看着就馋人得要命。不知道他们天生奇才,还是老师的方子确实有用。

那方子简单到令人怀疑能不能成:把鸡蛋洗干净,抹上白酒,吹干,在盐水里泡一下,拿出来沾上一层盐,抹匀,放进塑料袋里,再撒一层盐,排出空气,把袋口扎紧,不要动它,摆一个月就行了。

一个月就行了,可小孩子的好奇心是无法按耐住的,怎么可能不要动呢?刚拿到家就有撞破了的,拿出来还能吃的就让大人炒了给吃掉。其他的仔细摸一遍,猜测它们内部正在发生什么奇妙的变化,然后再把塑料袋扎紧,好好地放到一边去,郑重其事,算好日子。

半个小时后,打开塑料袋,查验新进程……

就这样,每天看十次八次,还是耐着性子,看得不要那么勤。现在想想,鸡蛋没有臭掉,真是奇迹。

一开始,从表面是看不出变化的,就用闻,使劲儿闻,终于好像是闻到了咸味儿,就心满意足:它正在好好腌着呢,蛋黄一定金黄流油,真好吃,舔舔嘴唇系好袋子。

第二天,第三天,第四天,不行了,一定要吃吃看,拿一个出来煮,根本只在壳上连着的地方有一点点咸味,里头就是平常煮鸡蛋,很失望,也知道是自己的错,太心急了。接着腌。

终于扛到第十天不去吃它了,看还是天天看,抓心挠肺,第十一天,又拿出一个,煮来吃。这一次,终于在蛋黄和蛋白交界处感觉到要出油点点的样子了,甚至已经吃到菜市场买来的咸鸭蛋那样的丁点儿味道了,可太激动了,简直要蹦起来,这可是自己做的啊,大工程,胜利在望!

接下来……隔三差五摸一个煮来吃掉,不够数就再补进去。终于,到了交作业的日子,崭新的十个腌鸡蛋,当然没有一个成功的腌透心的。

已经很努力了呀,怎么会这样呢?百思不得其解啊……

现在,当然知道怎么腌更好了,可也没有再腌过了,因为就算到了现在,感觉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,一天不看它个十来回!

至于为什么是腌鸡蛋而不是腌鸭蛋呢,可能是当时鸭蛋没有鸡蛋那么好买吧。

你们小时候类似这样课,做成功过什么吗?

(图片整理自网络)

Write a Reply or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