姥姥的葱花淋饼

姥姥的<a href=https://www.chjdb.com/conghua>葱花</a>淋饼” inline=”0″></p>
<p>文章来源:汉子说吃∣作者:立新</p>
<p>姥姥70岁时,有了我这么一个外孙,自然很是疼爱。姥姥是小脚,偏偏个子又高,上了年纪后走路有些费劲。我是姥姥带大的,小时候我的嘴馋,看见好吃的就定在那里,不哭也不闹就是不走,脑补一下,那时的表情一定非常好笑。姥姥从来没有亏待过我,只要是我想吃的,她都想办法给我,小时候的我就是姥姥的一个跟屁虫,姥姥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。</p>
<p>姥姥家有个大锅台,在北方的农村是经常可以见到的,就是那种用砖或者土块垒起来的四方形,中央放一口大大的铁锅。毕竟那时候物质贫乏,不像现在这么多的零食,姥姥会把简单的食材试着变些花样,让我当时这个小吃货每天都是腆着小肚子,吃的溜饱溜饱的。我最爱吃的、现在印象还非常深刻的就是姥姥做的葱花淋饼。</p>
<p><img src=

好多年没有吃葱花淋饼了,从网上找了张图片,大致就是这个样子,姥姥做的颜色还要黄嫩一些。

葱花淋饼是我小时候的奢饰品,因为做这种饼需要面粉和鸡蛋,这两样在我很小时候可是好东西。姥姥做葱花淋饼大致的时长通常是在下午3点左右,因为那时候我刚刚睡完一觉,小肚子又开始饿了,这个时候的我就会砸吧着小嘴,眼睛滴流地转,满世界地找好吃的。葱花淋饼的做法简单地说,就是两个鸡蛋一碗水和半瓢面。这种饼在我们老家又称为凉水面饼,与发面饼的不同在于,面粉无需发酵,想吃随时都可以,这对我这样心急的小吃货,当时无异起到了方便美食的效果。

当姥姥围上粗布的围裙,用葫芦瓢从面缸里蒯出半瓢面粉时,我就知道,这是要做葱花面饼了。用干净的凉水将面粉和均匀,再打上两个鸡蛋,把半根本地大葱切成葱末,撒进入搅匀;大铁锅用高粱糜子制作的炊帚刷干净,土灶里放入柴火点着,这个过程非常有仪式感,每当这时邻居家的王奶奶就会说:“新他姥,又给外甥做淋饼呐。”新,是我的乳名。洁白的炊烟从屋顶的烟囱里一团一团地冒了出来,我则会拍着小手,高兴地在院子里蹦来蹦去。

铁锅热了,要放入花生油,冬天的时候花生油会成为一块一块的固体,我非常喜欢看固体的油在铁锅里融化时的画面,伴随着一阵阵的香气扑面而来,我已经急不可耐了。因为个子太矮,我会搬来一个四角的小木凳踩上去看姥姥做葱花淋饼,每当此时,姥姥总是一边淋饼,一边照看我的安全,当然从小木凳摔下去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的,但因为这个摔倒我是从来不哭的。把和均匀的面粉沿着锅边慢慢地倒入滚烫的铁锅里,只听滋啦一声,更大的香味窜进了鼻孔,姥姥会把淋饼用木铲子摊成圆圆的形状,不一会儿的功夫一张软软的、香香的葱花淋饼就做好了。这时姥姥会把淋饼切成长条放在我专用的小碗里,剩下的时长对于我则是一天中最愉悦的时候了。现在想想,如果那时候有个相机把我坐在小木凳上,姥姥帮我喂食葱花淋饼的照片拍下来——夕阳的余晖下,农家的小院里,一老一小…..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温馨、最温暖的画面了。

姥姥已经故去很多年了,有时在梦中还能与姥姥见面,吃着她做的葱花淋饼。

汉子说吃(微信号:hanzishuochi),邮箱:cate1999@126.com

Write a Reply or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