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不相信,我是真的爱厨房

别不相信,我是真的爱厨房

做为丈夫的妻子,孩子的母亲,我一向把做菜当作一种高尚的劳动,当作陶冶性情、关心民生的直接方式。

我挎着篮子直奔市场体察民情去了,因为菜市场是最靠近劳苦大众的地方。

在烂菜帮子和杂碎儿肉沫的货摊之间,我像一只没头的苍蝇一样,晕头晕脑、慌里慌张跑来跑去,望着玲琅满目的各色果蔬,不知道从何下手。

别不相信,我是真的爱厨房

我通常是糊里糊涂地买了满满一篮子蔬菜,气喘吁吁拖回五楼的家中。

每次查点,总会发现丢在菜市场一捆两捆的。

然后,这些蔬菜一次做不掉,就慢慢烂在阳台里,最后成为一滩滩黑糊糊的烂菜糊。

别不相信,我是真的爱厨房

我站在厨房里,总会手忙脚乱地忙上两三个小时,顶多做出两样菜,也不过是抄鸡蛋西红柿和煮豆腐菠菜。

而且一煮一大锅,就好像世界末日即将来临,人类马上食不裹腹进入饥馁年代。

别不相信,我是真的爱厨房

有时候,就连鸡蛋也抄不成,因为有该死的禽流感。

弄得我做菜之前,必要困惑一阵子,考虑什么东西能够代替单纯朴实的鸡蛋——我是多么怀念有鸡蛋的幸福时光!

这个时候,胭脂夫和儿子总会饿得双眼瓦蓝,最初是大喊大叫,抱怨连天。

后来习惯成自然,见我动身去厨房前线,他们索性马上钻进床上的被子中老实平卧,以免因饥饿与喊叫无谓消耗体力。

别不相信,我是真的爱厨房

有一段时长,我好请客人到家里来吃饭,因为白吃白喝,一般找谁谁都会来。

但因为我做菜的速度问题,来过的客人均发毒誓不再来第二次。

他们回去后反馈回来的意见是:饿出了胃病,不想再发展成为恶性病变。

别不相信,我是真的爱厨房

可惜,他们还没有见过我在厨房里的野蛮行径呢——就在他们饿狼扑食大快朵颐的同时,我又找机会开始忙着收拾厨房了。

这时,我才想起把与垃圾挨在一起的蔬菜挪开,把昨天忘记的一堆脏盘子乱碗洗巴洗巴干净。

等到他们吃到八分饱,想起叫我,我绝对磨磨蹭蹭不上桌。

别不相信,我是真的爱厨房

说实话,我也饿呀,我忙忙碌碌饿得更厉害。

但每次做完了菜端上餐桌,我的食欲竟一点也无:这汤里的香菜沫我曾经用手抓来抓去,这葱花是汤煮熟了才记得扔进去的……

对了,还有这个拌猪肝,是我用手指抓起来尝过之后,舔了舔手指又继续拌过的。

所以,我不论与谁下什么高中低档的馆子,也不论什么美食摆在我面前,我基本上从心里持抵触情绪。

别不相信,我是真的爱厨房

咦,为什么?我在自家厨房里对待菜肴的态度就是前车之鉴呀!

想想我自己任意践踏蔬菜的恶劣行为,我就难免联想到饭馆里做这些吃食的大师傅的样子。

单从关心民众的卫生角度出发,这无疑叫人感觉有点不那么自在。

别不相信,我是真的爱厨房

别不相信,我是真的爱厨房

Write a Reply or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